光滑的价值(图)

  • 时间:2021-11-16 07:2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一群妇女坐在一棵大树脚下吃饭。我们说明了来意。她们互相看看,然后一起用筷子指向一位妇女。这是位老妇,六十多岁,瞬间的聚焦,让她显得忸怩。

  去她家的路上,她反复地说,我不一定卖给你们。她大概也踌躇,本不想卖,但假若是个她感到意外的天价,说不定也会动心的。

  我们坐在她家的厅堂里。幽暗,潮湿,几束光从屋顶瓦缝射进来,把蛛网的影子斑驳地映在墙上。就这样等着老妇捧出宝物。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“鉴宝”,心情有点急切。

  老妇窸窸窣窣地在厨房弄了一阵子。把它捧出来。竟是一只泡菜用的瓦罐。这令我们俩都有些失望。老妇神秘地说:“好几代了!小心点!别摔了!”

  朋友憋不住笑出声来。他很负责任地说,年代大概也就在民国前后,就是本地土窑烧制的土陶,民用,用来泡咸菜估计就是烧制者的初衷,很合适。至于收藏嘛,没什么价值。

  “没什么价值?”老妇几乎从板凳上跳起来。“没什么价值?也亏你说得出口!”在她看来,这是收购者的惯用手段。她有明珠暗投的委屈,说:“这么光滑,你看见没?你看过哪家的陶罐这么光滑?用它泡咸菜,也不晓得多香!”

  “光滑”被她反复提及,可能在她看来一个物件光滑才有价值,她说这是她上几代人硬是用手摸光的,哪个陶罐早先不糙得割手?娘姥姥太姥姥几代人用手掌摩挲,才磨光,看到“光滑”她就想起了亲人们。而在我朋友的眼中,收藏的价值并不在于“光滑”。

  回来的路上,我问他,是不是为了杀价故意这么说的。他说,在有些村落,他遇到很多次这样的情况,真的没有收藏价值,这种东西很常见,民间土窑烧的,年代不远,又很粗糙,从任何一个角度看,都没有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