狠心丈夫断妻五根脚趾 冷血亲属拒签手术单(图)

  • 时间:2021-11-10 04:48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怀疑妻子有外遇,昨天凌晨4时许,家住荥阳市贾峪镇虎堆顶村的李某竟残忍地铡下妻子岳某左脚5个脚趾。

  昨晚10时许,断趾约18个小时后,医院称,岳某的亲属将其带离了医院,“说是要把脚趾头拿回家对上,让它自己长”。

  昨天11时,记者接报料赶到郑州市创伤手外科医院,岳某正躺在手术台上等待手术,她的左脚前半部分用白色纱布包裹着,纱布已被流出的血染红,被铡掉的5个脚趾放在她的脚旁边,沾着一些泥土,没有一丝血色。

  尽管失去了脚趾,岳某看上去仍很清醒。回忆起凌晨发生的一幕时,她的泪水“哗”地流了出来。

  据岳某讲,她今年23岁,8岁时随改嫁的母亲从陕西老家来到荥阳市贾峪镇落户,16岁那年就嫁给了邻村的李某,并育有两个孩子,大的今年7岁,小的5岁。6年前,她的母亲去世,她和丈夫与继父一起生活。

  “婚后第二年我们就不断为一些小事吵架,我曾提出过离婚,丈夫不同意,就这样一直是凑合着过。”岳某说,“他不喜欢我穿着漂亮衣服出门,他说我人长得漂亮就会有麻烦。我晚上回家晚了,他就会质问我去哪儿了,还非要我承认有外遇,我不承认他就往死里头揍我,每次我被他打得受不了了,就会编造我和谁谁在一起,他又会更用力地揍我。”

  12月21日下午,岳某与李某吵完架后就去一好姐妹家住了两天。23日,考虑到周一两个孩子还要上学和上幼儿园,她晚9时许回到家,李某的态度还比较好。但当晚10时,两个孩子睡着后,李某把她拉到另外一个屋捆绑起来,问她这两天去哪里了。她回答住在一好姐妹家。李某不信,就推着她的头往墙上撞。

  “我的头部流血不止,我怕极了,就编造是与谁谁住在一起,可他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。凌晨4点多,他突然说了一句:‘要是你没有了脚,看你往哪里跑,看你还敢不敢偷情。’开始我不懂他的意思,可当他把铡草的铡刀搬过来时,我才明白过来,想跑却被捆得紧紧的。”

  岳某说,丈夫把她的脚趾铡下来后,就拿着5个脚趾出了门,她忍痛忙用手机拨打110报警。

  清晨5时许,荥阳市公安局贾峪派出所民警赶到,告诉她李某已经自首,目前已被控制。昨天8时,岳某被郑州市创伤手外科医院救护车拉到郑州进行抢救。

  “怎么不赶紧给她做手术?”面对记者的询问,岳某的主治大夫苏勇国解释说,按照医院规定,没有病人家属签字,是不能进行手术的,“现在她的家属一个都没来,万一我们给她进行手术,发生意外的话,我们就说不清了”。

  记者随即联系上贾峪派出所办案民警薛玉伟。薛称,李某投案后,民警带着李某从其家门口的一块地找到了被埋的岳某脚趾。得知岳某做手术需要丈夫签字时,薛玉伟昨天中午12时许把李某带到医院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打电话询问此事的进展,意外得知岳某的断趾再植手术仍然没有进行。

  “刚开始,岳某的丈夫同意签字,可一听说手术下来需要两万多元,又拒绝签字,说‘我没有钱’。”创伤手外科医院副院长李瑞莲说,“必须亲属签字。我们也没想让他拿出来那么多,本想着医院出一部分,患者家属承担一部分,可无论怎么劝,他就是不同意。”

  院方称,昨天下午院方让岳某联系上她的继父和表姑,但两人均称不愿到郑州来签字。

  “医生,救救我吧,我还想用脚走路,我不想成残疾人啊!你们就给我做手术吧,如果出了意外我也不怨你们。”昨天下午6时,陷入绝望的岳某再次请求医生。

  岳某十分清醒,她不能为自己的手术签字吗?李瑞莲说:“原则上患者在清醒状态下是可以为自己的手术签字的,但如果涉及,做手术时必须患者和直系亲属都签字才行。仅由她签字,在麻醉过程中出现意外死亡,或是没有把手术做好。到了那一步,我们担心家属会找事。”

  昨晚9时许,在医院的坚持下,岳某的继父和表姑赶到郑州,但仍称拿不出治疗费,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。院方当晚又设法联系上了李某的家人。晚10时,李某的家人也到了医院,同样不愿为岳某签字做手术。

  昨晚10时20分,李瑞莲给记者打来电话,称岳某已被继父带回荥阳市,放弃了治疗。

  “太可惜了!她的脚趾本来是可以接上的。”李瑞莲说,“断趾再植手术的最佳时间应在意外发生的10个小时内,冬季手术稍晚一些也不碍事。我们都很同情她,最后医院已经决定只让家属拿出几千元钱,但家属还是放弃了,说是要把脚趾头拿回家对上,让它自己长。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 来源:大河报

  对,因为在手术时会有各种风险,但是这些风险是不可避免的,在手术前,医院会将这些风险列与《手术确认书》上以告知患者家属,家属同意并签字,这是对患者、对医院的负责。如果没签字就手术,治好病则可,出现意外,对患者、家属和医院都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不对。医生就是悬壶济世,救死扶伤的,不管什么情况,都要先治病,何况是人命关天的大病大伤,何况自古医者父母心,家属签字只是一个形式,签不签无所谓的。